當前位置:UU看書 > 军事历史小說 > 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最新章節 > 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
選择背景颜色: 選择字體: 選择字體大小: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 连載中
分享布拉熱洛納子爵…
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
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作者:桐豬隱S
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簡介:中世紀戰場的歌,資本主義初生的光,暮年老人的回憶,青春和熱血的過去…… https://www.uukanshu.com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最新章節貝德瑪格拉四
第2章貝德瑪格拉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作者:桐豬隱S加入書架

  貝德瑪格拉堡距離貢達并不遙遠,距離周圍的村莊也不遙遠,那是一座極為堅固的城堡,現在也許還矗立在那平原,在貢達與其他城市交通的必經之路上。

  我在伯爵的城堡里住了三天,接受伯爵的管家的檢查。我們和伯爵的騎士們一起住在城堡大廳里,這城堡很大,大廳可以容納39個人睡覺。每一天晚上伯爵都會從外面帶回新的勞工,然后由管家公檢查身體情況,管家婆帶著我們吃飯。

  城堡內還有幾個仆人工作,他們有他們的臥房。這次工作運的石頭是為在城堡里給騎士們建造一些房間居住。當時的城堡本體還很新,不比伯爵年長多少歲。

  通過管家婆,我了解到這次工期會很長,工作也有很多,雖然正值秋末,但本地的勞工仍舊難以滿足需要,伯爵只好去港口招攬勞工。

  最初我做的是工作是在貢達外的石料場里給伯爵的車裝石料。伯爵有八輛大車,我們在石料場里有16個人,每次會來兩輛大車,八個人裝一輛,要裝整整兩個小時。路途遙遠的原因,每隔次車的間隔是兩個小時。其余的時間我們都可以休息。有一個工人當工頭,負責給我們記錄工作與否,他是一個很嚴肅很認真的人,我們勞工甚至是石料場的人都沒有見過他玩忽職守。

  每輛車都有每輛車的負責人,他們也都是很嚴肅的人,一切都井井有條,一切都循規蹈矩,那時我以為這一塊大陸的人都是嚴肅的,一絲不茍的。

  這些車輛負責人每天只需要趕一趟車,每次時間不會超過八小時。每天他們趕車的班次都會輪換,一切都有秩序得讓當時的我嘆為觀止。

  每個禮拜都會有一個騎士帶著一輛大車來石料場送食物。這個石料場屬于平原國的教會,但是伯爵獲得了期限內的使用權,只需要供給他的工人們吃喝,附帶著給場守送一些小禮物,比如一塊白面包,一瓶威士忌。都是伯爵的日常用品,都是我們的奢侈品。

  這件事情讓我記憶深刻,伯爵是第一個我聽過被領地的人們頻頻稱贊的領主。在這里的工作沒有暴力,沒有爭執,也沒有混亂,仿佛整個世界都是寧靜而美好的,我當時常常想,我是不是在酒廠里睡覺的時候就已經死了,這里沒有饑餓和爭執的世界是靈魂居住的幻象。

 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了12月,那時平原國的習俗是整個一月都不再工作,事實上,一般來說也不會再有什么工作可做。所有人都會留在家里陪伴家人,吃用家里的存糧。當然,這習俗是貴族的特權。大部分人家里都不會有存糧。這時候是村子里的大地主們修繕房屋的時間。他們給的待遇無法好過貴族,所以只能等待貴族不給待遇的時機。

  回到與我相關的事情來。伯爵的使用權也被卡在一月以前,所以在十二月的時候,在石料場工作的變成了24人,大車變成了16輛。這些是伯爵能力的極限了,我當時這么想。

  我們不知道伯爵到底需要多少石料,但是每一個人都在為伯爵能否搞到足夠的石頭而擔心。我們裝車的時候會比以前多裝一些,車輛負責人能明顯感覺到車的重量增加了,可是大家都心照不宣。這就是人性,你對我好,我也想對你好。這種行為來自一個人內心深處對融入群體的渴望,人會不自覺地模仿自己見到的人。

  可是我們的工頭,他有一天發現了這件事,他嚴令禁止我們私自增加每一車的運載量。他又不是石料場的人,他是伯爵的人,我們背后都議論他沒心肝,不通人性。

  可是有一天,我們知道了他的不通人情是對的。一次回程的途中,一輛被我們私自加載的大車陷進了路里,輪子壓壞了路面,卡在里面。想把車子弄出來,就得把車子抬起來。車子上裝著那么多石頭,必須把石頭先卸下來。那大車是我裝的大車,我想,我也應該有義務去完成把它挖出來的工作。

  啊,我使用了挖這個字眼。因為我認為,更有效率的方式是把輪子前的障礙挖掉。沒有障礙,就能前進,不一定非要越過障礙。那個時候我很蠢。真的太蠢了,蠢得我現在也不想回憶。真正有效率的方式是解決問題的根本。

  大車是因為過于沉重才陷進泥土的,挖土只會讓大車越陷越深。更何況,我真的沒有想到幾乎四分之三的車輪都陷進了泥土。我們八個人趕到的時候,都被這車輪的樣子震驚了。

  

貝德瑪格拉二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作者:桐豬隱S加入書架

  車輪的幾乎已經埋在土里,把它挖出來是根本不現實的事。但是出于一種責任感,我還是動手開挖,我的同伴們也幫助我,把車輪周圍的土挖開,盡管車長認為我們是無用功,認為我們應該先把車上的石頭卸下來。

  但這的的確確是無用功,車輪在爛泥里下陷,導致了車子的大幅傾斜,一些石頭滑落,險些砸傷我們幾個工人。

  這時候那個不通人情的工頭騎馬來了,他竟然會騎馬,這讓我們工人們面面相覷。很顯然,他看見了車子側傾的一幕,也看見了我們幾乎被石料壓倒。他騎馬靠近我們,大聲喝問:“你們是我的工人吧!你們是負責這輛車裝填的工人,對吧?”

  我們幾個人互相對視,不敢應承。

  “誰允許你們離開工地的?你們是走著來的,比我騎馬來更快,說明你們在我出發很久以前就來了,你們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是到工地報信的工人。”我回答他。

  “是他嗎?”工頭指了指身后騎馬小跑到達的人。那人一看就是車上的副手,但是來告知給我們的人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工人。

  “不,不是。”我回答。

  工頭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,又回頭去看車長,:“你還派出別的人去工地找我了嗎?”

  車長一臉不可置信:“我的馬車只有兩匹馬,我也只有兩個副手,一個去找你想辦法,一個去城堡報告給雷薩斯,按理說雷薩斯也應該到了。”

  工頭看著我:“你不應該離開石料場……”他的話被大車行進的隆隆聲蓋過,路對面駛來兩輛空車。空車后是三匹馬,一匹是很明顯的像工頭騎得一樣的馱馬。另兩匹馬是裝備很好的戰馬,這兩匹馬上的是兩個騎士。

  “怎么回事?雷薩斯呢?”車長問他的副手,我看出來工頭也想問這個問題。

  “雷薩斯去蘇哈斯莊園里借奴隸了。”一個騎士搶先回答,“你是石料場的負責人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工頭回答得中規中矩,表示只有把石料一點一點全部卸下來,再用牲口把車拉出來。

  在他們對話的時候,那兩輛大車已經停下來。車上的車長和副手也下了車,站在一邊聽對話,表示愿意幫忙。

  “雷薩斯的意思也是這樣,他已經去蘇哈斯那兒借人了,你們就繼續趕車去石料場,一切問題雷薩斯都會解決。”那個騎士聲音很大。

  車長和副手們都表示服從,準備回到車上,繼續前進。工頭把一輛車的車長攔下,要求他載著我們八個工人回到石料場。那個車長看了看馬上的騎士,在騎士輕輕點頭以后,允許我們上他的車。為了減輕負擔,兩輛車都載我們,我們每輛車上了四個人。

  我們回到石料場繼續工作,不再敢多加石料。這件事情應該很快就解決了,因為下一班的大車開的時候,就已經沒有在路上碰見陷進路面的那輛車了。

  當天晚飯以前,我們八個人被工頭叫到他的房間,房間里還有白天的那兩個騎士和另一個裝備更精良的騎士。他就是雷薩斯。他當時三十多歲,身體強壯板直,表情嚴肅,很有威嚴。我后來知道,他是城堡里的騎士長,但是沒有人叫他騎士長,從仆人到騎士,全都叫他的名字,他也接受,仿佛就該如此。

  工頭向我們詢問我們為什么要去那里,我們是怎么知道大車淪陷的,給我們消息的工人長什么樣。

  雷薩斯全程都只是聽著,也不發表意見,只是他的目光在我們身上掃視著。那雙眼睛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騎士的眼睛,我當時被震懾了,甚至產生了向往和崇拜。

  當工頭沒什么可問了以后,雷薩斯問了一個問題:“你們為什么要去大路上卸車?是給你們消息的人要求的嗎?”

  我的工友們都看向了我,因為這是我主動提出的。我也承認了這一點。雷薩斯點點頭,示意我們可以走了,可以去吃飯了。

  但是我感覺到事情不正常,一定有什么問題,一定有什么紕漏是我錯過并且可能會葬送我的。

  

貝德瑪格拉三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作者:桐豬隱S加入書架

  晚飯是在石料場的空場上,平坦的土地,我們從廚娘那兒領粥和面包,一起席地而坐,有些工人總是鬧鬧嚷嚷,吃飯是他們的喜樂時間。

  我跟幾個談得來的工人坐在一塊,眼看著雷薩斯走向我。我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,知道他要找我談話,或許也有一些慌張,還有一些竊喜,沒有人不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吧。

  那時我太年輕了,沒有經歷過什么事情。我身邊的那幾個中年男人,都悄悄地挪開了,只有我們幾個年輕人一動不動,等著騎士走過來。

  他沒有帶裝備,手里也拿著一塊面包,走到我們中間,好像他是剛領完飯,想找個地方坐下來飽餐一頓。

  “你是那個工人?”

  “我們都是工人。”我回答他。

  “可你是特別的那個。”騎士笑了一下,“你們都是卸車的工人嗎?”

  “我們是裝車的工人。那邊坐著的是石料場采石頭的工人。我們是伯爵雇來的人。”

  “哈,他們也是。”騎士看了一眼那些石料場的工人,“這里的所有人都是伯爵雇傭的。”

  “騎士先生也是嗎?”

  “我?我是伯爵買下的人。”他毫不避諱,“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,我是伯爵用一匹矮種馬換來的。你是從貢達港口來的外鄉人,對嗎?”

  我被他的坦誠折服:“對。”

  “你們都是貢達來的嗎?”

  他們幾個人互相看了看,又看了看我,我替他們回答:“是的。”

  “你們早就認識嗎?”

  “不,在這里才認識的。”

  騎士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不是普通的農民吧?”

  “我不是農民。”我回答,“我沒有土地可以耕種,也從來沒耕種過土地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謀生呢?”騎士問,“你不像是一個賭徒也不像一個賊。”

  “我靠著運氣生活。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”

  “你是一個懂得滿足的人。”

  “我是一個得過且過的人。我的父母都死了,我也沒有妻子兒女,我不被親情束縛,不恐懼死亡,沒有人能活得比我更逍遙。”

  “你沒有追求嗎?”

  “我不知道我能追求什么。”

  “吃得更香,穿得更好。討個老婆,有一片屬于自己的產業。”

  “我吃得飽,穿得暖,身邊的人都尊重我,我不知道還要追求什么。”我回答。

  “那你的明天呢?等到這份工作結束以后,你怎么辦?不是所有雇主都像伯爵一樣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我回答,“我也想不到我思考未來有什么意義。”

  騎士沒有再說什么關于我的未來的話,他又問了我們幾個同伴一些類似的話,晚飯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。

  我們回到小棚子里睡覺,但我睡得不踏實,總覺得門口那兒有人影晃動,甚至聽見了惡魔的低語。

  

貝德瑪格拉四
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作者:桐豬隱S加入書架

  晚飯是在石料場的空場上,平坦的土地,我們從廚娘那兒領粥和面包,一起席地而坐,有些工人總是鬧鬧嚷嚷,吃飯是他們的喜樂時間。

  我跟幾個談得來的工人坐在一塊,眼看著雷薩斯走向我。我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,知道他要找我談話,或許也有一些慌張,還有一些竊喜,沒有人不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吧。

  那時我太年輕了,沒有經歷過什么事情。我身邊的那幾個中年男人,都悄悄地挪開了,只有我們幾個年輕人一動不動,等著騎士走過來。

  他沒有帶裝備,手里也拿著一塊面包,走到我們中間,好像他是剛領完飯,想找個地方坐下來飽餐一頓。

  “你是那個工人?”

  “我們都是工人。”我回答他。

  “可你是特別的那個。”騎士笑了一下,“你們都是卸車的工人嗎?”

  “我們是裝車的工人。那邊坐著的是石料場采石頭的工人。我們是伯爵雇來的人。”

  “哈,他們也是。”騎士看了一眼那些石料場的工人,“這里的所有人都是伯爵雇傭的。”

  “騎士先生也是嗎?”

  “我?我是伯爵買下的人。”他毫不避諱,“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,我是伯爵用一匹矮種馬換來的。你是從貢達港口來的外鄉人,對嗎?”

  我被他的坦誠折服:“對。”

  “你們都是貢達來的嗎?”

  他們幾個人互相看了看,又看了看我,我替他們回答:“是的。”

  “你們早就認識嗎?”

  “不,在這里才認識的。”

  騎士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不是普通的農民吧?”

  “我不是農民。”我回答,“我沒有土地可以耕種,也從來沒耕種過土地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謀生呢?”騎士問,“你不像是一個賭徒也不像一個賊。”

  “我靠著運氣生活。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”

  “你是一個懂得滿足的人。”

  “我是一個得過且過的人。我的父母都死了,我也沒有妻子兒女,我不被親情束縛,不恐懼死亡,沒有人能活得比我更逍遙。”

  “你沒有追求嗎?”

  “我不知道我能追求什么。”

  “吃得更香,穿得更好。討個老婆,有一片屬于自己的產業。”

  “我吃得飽,穿得暖,身邊的人都尊重我,我不知道還要追求什么。”我回答。

  “那你的明天呢?等到這份工作結束以后,你怎么辦?不是所有雇主都像伯爵一樣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我回答,“我也想不到我思考未來有什么意義。”

  騎士沒有再說什么關于我的未來的話,他又問了我們幾個同伴一些類似的話,晚飯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。

  我們回到小棚子里睡覺,但我睡得不踏實,總覺得門口那兒有人影晃動,甚至聽見了惡魔的低語。

  

掃碼
作者桐豬隱S所寫的《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》為轉載作品,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,UU看書提供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全文閱讀。
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最新章節,而UU看書没有更新,請聯系我們更新,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。
②書友如發现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向本站舉報,我們將馬上處理。
③本小說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。
④如果您對布拉熱洛納子爵回憶錄作品内容、版權等方麵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,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。
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