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UU看書 > 武侠仙侠小說 > 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 > 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
選择背景颜色: 選择字體: 選择字體大小:
重生之大蜀山 连載中
分享重生之大蜀山
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

重生之大蜀山作者:白衣劍神

重生之大蜀山簡介:意外重生至蜀山世界,羅權要改變自身的命運,在不知不覺間,整個大世界的命運隨之而變……
    好吧,其實這就是一個穿越男帶領一眾蜀山屌絲奮斗的勵志故事…… https://www.uukanshu.com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六十章 芷仙遇險
二章 仙人憑空來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作者:白衣劍神加入書架
且說村長羅經,平日里為人豪爽義氣,處事公平,在村中極受村人愛戴。聽說他的愛子中毒,昏迷不醒,村中人人出力,有人取來家中珍藏多年的靈芝藥草,或者去毒的秘方,亦有人提議要到山外的大鎮,延請名醫。羅經心中焦急,亦無頭緒,索性全盤照收。

  過得數日,羅權體內已不知灌下了多少丸丹藥汁,山外的名醫亦請來了兩位,但見了都紛紛搖頭,直言羅權能活到現在,已是奇跡。言下之意,還是讓羅家早早準備后事了罷。羅經聽了心中煩悶,索性拿大棒子轟了出去。但羅權卻仍無好轉,雖然不再如先前般折騰,整日里只是沉睡,但卻開始每日里發燒,身體也變得忽冷忽熱。有時如炭火一般,熱得燙手,有時又如三九里的寒冰,冰冷的駭人。羅母每日里只是垂淚,羅經心中亦慢慢絕望,已經開始準備打造棺木的事宜了。羅權每日里,倒是多蒙周淳和小袖幫著照應。

  小袖今年尚不到十三,但發育的娉娉裊裊,已頗有少女風姿。她平日里與羅權相處的便好,這次羅權中毒昏迷不醒,究其原因,自己也脫不了干系,心中更是傷心。只是每日里前來羅家照應,整日里用那雙秋水般明亮的大眼睛望著羅權,心道:“權哥哥,你可要快些好起來才是呀!”

  周淳亦對羅權的情況感到奇怪。他行走江湖多年,對醫術也薄有涉獵。對于這等猛烈的毒性,實是聞所未聞。即使換作身經百戰,筋骨如鐵打一般的江湖人物,中了這等毒物,早已命喪黃泉了。羅權雖然骨骼清奇,身體強壯,但畢竟是從未習過武功的少年,就算有自己的小還丹吊命,居然能活過這多天,真是奇跡。他用手搭著羅權的脈搏,久久不語。

  雖然羅權看起來情形甚是兇險,但他體內那種細澤而綿長的生命之氣,卻頑強的挺立著,不曾有絲毫減弱,周淳亦敢斷言,若非這種氣息在羅權體內支撐著,怕是他早已魂歸幽冥了。他正皺起眉頭,細細思索,想著平日里所見的典籍記載,何曾有過這種情況。這時忽聽外面有清脆的喊聲叫道:“爹爹!”

  周淳向外望去,臉上便帶出微笑,說道:“輕云,你怎地來了?”

  外面扣門的,是個只有十四五歲的年輕女子,穿著一身淡青色的衫子,眉目恬淡,出落得十分美麗。卻是周淳的獨生女兒,名喚輕云的便是。

  周淳平生只得這一女,加上其母早死,對她加倍的愛護,自身武藝也傾囊與授,故而輕云雖只十四五歲年紀,但一身武藝,隱隱已可與江湖上一流人物比肩。他見輕云快步奔來,便走出門外,問道:“何事如何驚惶?”

  輕云的眉宇間,帶著些不忿之色,說道:“爹爹,方才那女冠,做事好生無禮,你需幫女兒出這口氣才是!”

  周淳忙問緣由,原來這日輕云代他教授那幾個蒙童,課業已畢,便帶他們到村邊玩耍。卻在村口見了一個中年女道姑,向他們討水來喝。輕云素來心善,便盛水與她。誰知那道姑見了輕云,卻說她資質出眾,身具仙骨,要收她做衣缽弟子。輕云與她素不相識,哪里肯依,兩下說的不合,便動起手來。輕云念她是出家人,未動兵刃,只伸手與她對敵,誰知那道姑本事高得出奇,只用兩指,便點了輕云腕脈,奪了她腰間寶劍。卻不還手,只一定要輕云做她弟子,又讓她還家,與尊長商議。輕云知道周淳在羅家幫手,便直奔來了。

  周淳聽罷,不禁責道:“我平日里常與你說,江湖上最難惹的是僧、道、乞丐同獨行的女子。遇見這種人孤身行走,最要留神。聽你說來,那道姑本事高你何止十倍!若她稍有殺念,便十個你也早送了性命!”

  輕云不忿道:“便是她本領再大,難道還大得過爹爹去?”

  周淳苦笑道:“我早年在江湖上,也不過稍有薄名,武藝高過我的不知凡幾。何況這世上,更有那劍仙一流,日行千里,飛劍傷人,皆是傳說中的人物。你小小年紀,不知江湖險惡,怎可造次?”

  輕云聽了周淳責怪,忿忿而不敢言。周淳便道:“你且帶我,去會一會那道人。”

  二人行至村口,果見前面站定一中年女道,身著一襲黑色道袍,眉目軒秀,隱隱有出塵之態。手中持著一柄拂塵,根根銀絲閃著寒光,一見便非凡塵中人。周淳不敢怠慢,上前深施一禮,“小可周淳,方才正是小女。不知仙長修真何處,貴姓高名?”

  那道姑見周淳態度恭謹,便還了一禮,道:“貧道號餐霞,向在黃山修行,今來峨嵋山訪幾個同道,偶見令媛在此地玩耍,貧道見她身具仙骨,正是我輩中人,頗想收歸門下,傳我衣缽,不知尊駕肯割愛否?”

  周淳聞言大喜,他當年行走江湖,曾聞道黃山有名為餐霞的女劍仙,據說修行多年,是出名的女仙,飛劍道法均練得出神入化,輕云如能拜在她的門下,當真是修來的造化。便躬身道:“道長垂青小女,實是她的造化,焉有不肯之理?”說罷轉向輕云,“還不拜見你師父?”

  輕云眨著眼睛,望向餐霞,實不相信這樣一個嬌弱弱的女道,站在那里都似被風吹了去似的,能有多大本領。

  餐霞大師見狀不由微笑,知道輕云的小心思,便道:“小姑娘,你且看來!”說罷左臂一抬,袖子中倏地飛出一道寒光,如閃電一般,只聽“蓬”的一聲輕響,再看山澗邊上一棵粗幾近抱的古樹,已被攔腰折斷,那道銀芒轉了個圈,又回到餐霞大師手中。

  輕云驚得瞪大眼睛,合不攏嘴來。再看餐霞大師手中所執的,不過是數寸長的一柄小劍,光華內斂,隱隱透著青氣。誰能想到竟有如此威勢?

  她為人機敏,當即拜了下去,“弟子周輕云,拜見師尊!”

  餐霞大師忙將她扶起,笑道:“我來的匆忙,未帶什么禮物,這是我昔日閨閣之中,用過的一柄匕首,經我真火淬煉,也算一柄寶劍,便先賜你做防身之用。”

  輕云喜盈盈的接過,放在懷中,只覺得劍身上透著寒芒,一股青氣不斷的流轉,仙家寶物,果然不同凡響。

  把玩了半晌,忽的想到一事,便道:“師尊,你即是仙人,想必定是有大神通的了?”

  餐霞大師笑道:“這世上三山五岳的高人無數,你師父雖然修煉得有些道行,焉能提神通二字?”

  輕云便拉拉周淳的衣袖,“父親,師尊道法通玄,醫術必然也是好的。不如請給權弟弟看看,如何?”

  周淳一拍大腿,自己卻忘了這事,忙著羅權受傷之事,對餐霞大師說了。餐霞聽了沉吟片刻,便道:“你且領我去見見。”

  三人來到羅權的床前,餐霞見了情狀,不由訝道:“這是由窮山惡水之水,歷經千載方積累出的毒瘴,莫說常人中者立斃,便是有些道行的劍俠,也未必得脫于難,這孩子莫非是服了什么靈藥,居然能吊命至此刻不死?”

  周淳便將自己贈予小還丹之事說了,餐霞沉吟道:“小還丹雖是強筋健骨的靈藥,卻不能醫此等奇毒,且讓我看看。”說罷將三指搭在羅權脈門之上。過了片刻,沉吟不語。

  這時羅經與羅母都趕了過來,看到餐霞一派仙風道骨,儼然是出世的高人,心中都起了希望,見她默然不語,都將心提了起來,只怕她說出“不治”二字。

  好在餐霞過了片刻,將三指收了回來,緩緩道:“令郎際遇之奇,古今未有。我這里有靈藥一枚,你們用水化了,分三日給他服用,再用黑豆、芭蕉沖水,做湯服了,過七日準醒。”

  羅經與羅母頓時大喜,連連道謝,餐霞只擺擺手,心中卻道:“此子明明生機早已斷絕,卻有一股不知何處而來的生氣,吊住他的性命,又有小還丹助他培育元陽,這才保住性命不失,不知是何緣故?”暗地里掐指演算,卻覺得平日里還能窺測的天機,這時已經變得全然混沌,再也不似先前清楚,心中頓時驚異起來。“如今邪派漸漸勢盛,三次峨嵋斗劍又相去不遠,莫非其中還有什么變數?這卻要去九華山,尋掌教真人,問個明白。”

  想了片刻,見輕云已收拾隨身衣服回來,便來到院中,又讓輕云與父親做別,隨后攜了她手,只喝一聲“疾!”,平地便涌起一片黃色光華,托著二人,飛也似的向天邊去了,片刻間便不見蹤跡。留下滿院中人,盡皆驚嘆。

  羅經與羅母二人,按著餐霞所言,自去準備,暫且不表。且說羅權七日后果然醒來,眾人均喜不自勝,卻不知這蜀山劍俠傳中,已經起了巨大的一個變數!

  

三章 夢里不知身是客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作者:白衣劍神加入書架
羅權七日之后果然醒來,父母均喜不自勝,但他人卻變得呆呆傻傻的,每日里呆坐在床上,似乎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忘光了,就算連父母都不認識。弄得羅權的母親每日里垂淚,以為兒子經此一事之后燒壞了腦子,生生變成了個傻子。

  卻不知道羅權的心里也十分驚駭,他怎么會來到了這個世界!

  且將時間向后推延四百年,那是二十一世紀的上海,也有一個名叫羅權的青年。他與世間泯然的眾生一般,上學,高考,大學,找工作,過著這些平凡的生活。在他畢業后的三年,被第四個老板辭掉之后,羅權終于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在大學期間不用功學習,把精力全放在讀小說上面,以致于半分本領都沒有學到,弄得現在連找個飯碗都成問題。

  在又一次領教了房東的冷臉之后,他覺得萬念俱灰,終于從金橋大廈88層的樓頂上,跳了下去。

  當他重重的摔在水泥地面上時,他出奇的覺得自己并沒有感受到多少疼痛,相反四肢百骸都軟綿綿的,只是身體里感到不斷的空虛,那是血液迅速向外流出的后果。

  當他意識漸漸模糊的時候,他就感到空中有一個巨大的黑洞,將他整個人都吸了進去,然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羅權再次醒來的時候,就驚異的發現,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中,這里人人都穿著古裝,說著他很難聽懂的言語,那個緊緊抱著她,滿臉慈祥的中年婦女,居然自稱是他的母親!

  而他自己的身軀,卻變成了一個僅有十四歲的少年!

  在過了幾天之后,羅權終于認識到了現實——自己確實是穿越了!

  而周圍的一切讓他感到十分的茫然,他也不會說那些帶著川音的鄉語,于是他只得祭起了穿越者最初無往不利的法寶——失憶!

  當他慢慢懂得了那些鄉人所說的話,他便更加的茫然了。他只能從服飾中依稀推斷出來,自己大概是在清朝初年。但具體到什么環境,他確實是兩眼一摸黑,全然不知。這一天,他又坐在房檐下面,對著天空怔怔的發呆。

  這時外面有一個小姑娘探頭探腦的走進來,用兩只手捂住他的眼睛,笑嘻嘻的說:“權哥哥,你認不認得我?”

  這女子當然便是小袖,自從羅權病好了之后,她父母便不怎么讓他到羅家來。畢竟兩人的年紀都漸漸大了,男女有別。可小袖卻不怎么肯依,仍舊三天兩頭的往羅家跑。

  羅權向她笑笑:“我當然認得你,你是小袖妹子。”

  小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,“權哥哥,你認得我了?”

  羅權笑著點點頭,他對這個小姑娘很有好感,也知道自己是幫她摘風箏,才會被那個怪物所傷的。從這些天來,村人閑談的話語,他大概對自己的遭遇有了了解,也知道是一個路過的老道姑,用靈藥將自己醫好。

  最嚇人的是,那些村人居然說,那道姑是什么劍仙!這讓他感到頭皮發麻,作為一個堅定持有無神論的新社會大學生,他實在難以想象什么是劍仙?

  但那些村人言之言之鑿鑿,活靈活現的說著那天餐霞大師破空飛去的情景,讓羅權不由得不信。從而也使得他更加的驚懼。不管穿越到哪個時代,畢竟他能憑著歷史的先知先覺,占據一定的優勢。但現在顯然脫離了他的掌控之內。

  難道自己是穿越到了異世界?

  羅權的心里正亂七八糟的想著,小袖就驚喜的大叫起來:“大家快來,權哥哥好了!”

  隨著她跑出院子大聲喊著,不一刻,院子里就擠進了不少人,為首的正是羅權的母親,這些天來她心里充滿愁思,連頭發都白了不少。這一刻她臉上卻是精神煥發,洋溢著前所未有的神彩。她看到羅權之后,就一把將他緊緊的抱在懷里,生怕羅權突然飛去不見蹤影。

  這一刻,羅權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絲溫情,他覺得自己在這個世上,已經不是如浮萍一般,無依無靠的人了。

  當周淳也前來給羅權診脈的時候,羅權覺得自己的機會到了。早在村人的閑談當中,他就知道這位周老師曾經在江湖上行走,肯定是一位知道很多的人。只是還沒意識到他就是蜀山劍俠中的那個周淳。名列三英二云之一,大名鼎鼎的周輕云的父親。

  當周淳給他診完脈搏之后,便欣喜的道:“你如今毒性已經全然去了,只需要調養幾日,便能盡復舊觀!”

  羅母欣喜的流出了眼淚,羅權卻不經意的問道:“周老師,聽說那天給我看病的,是一位仙人,不知道姓甚名誰,仙家洞府何處?”也虧了羅權前生是一名中文系的大學生,古書素來是讀習慣了的,不然很難適應古人這樣文縐縐的說話。

  他本來只是拿這話做個引子,想問問周淳外面的世界如何。誰知周淳卻說出一番讓他石破天驚的話來。只聽周淳說道:“救你那人確是位不世出的仙人,那是在黃山修煉多年的女劍仙,人稱餐霞大師的便是。我女輕云拜在她門下,也不知是幾世才修來的福分。”

  這幾句話震得羅權的耳朵嗡嗡的作響。他上學時酷愛武俠小說,人稱天下第一奇書的《蜀山劍俠傳》,自然是熟讀了的。主要人物的名字他也都能熟記,自然不會忘記手執青索神劍,名列三英二云之一的周輕云的名字。原來面前這位周老師,便是“齊魯三英”之一的云中飛鶴周淳!

  羅權心神激蕩之下,脫口而出,“你是云中飛鶴周瑯!”

  周淳面色大驚,雙眉一立,眼中射出兩道寒芒,用手緊緊扣住了羅權的脈門,“你是如何知曉?”

  羅權這話一出口,便知不好,心中念如電轉,嘴上說道:“周老師,我自從受了毒傷,這些日子也不知怎地,腦子里昏昏沉沉,浮起來許多事情,偏又不甚真切,只仿佛便是天然發生過的,也不知怎的到了我腦海里,方才那句話便是脫口而出,卻實不知是為何而說的。”

  周淳看著他一雙清澈的眸子,緩緩松下手來,心道餐霞大師曾說此子際遇之奇,世間罕有。難道他是仙人轉世?他曾聽故老相傳,有些仙人因今生造了殺孽,亦或福緣不夠,不能成就天仙位業,只得兵解轉世,重修來生。難道羅權前世曾是一位仙人?

  他心中存了此念,便松下手來。這時羅權卻躍下地來,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向著周淳拜道:“羅權不才,愿拜在老師門下,學習武藝!”

  周淳忙將他扶起,“何出此言?”

  原來在這片刻間,羅權已經做了決定。既然他轉生到這個世界,便絕不甘心做一名默默無聞的鄉民,渡此殘生,說不得要修仙學道,在正邪之間攪上一場,見識一下那峨嵋斗劍是何等的威風豪氣。但他自處于深山之中,何來機緣拜訪仙師?

  據《蜀山劍俠傳》中所載,這云中飛鶴周淳,雖然本事平常,卻是書中第一等福澤深厚的人物。他女兒是峨嵋少一輩中,一等一的劍俠,自己師父是東海三仙中的追云叟白谷逸,自己的結義兄長李寧,更是佛門中一等一的人物。按現代的話來說,他在仙人中具有極其豐富的人脈。這等人物,不趁現時結交,更待何時?

  周淳卻不敢當此大禮,忙伸手將他扶起。“賢侄受餐霞大師稱贊,將來必是神仙一流人物,我是俗世的俠客,卻如何能當你的師父?”

  羅權卻不管他,只是長拜不起。周淳便道:“我雖不敢做你的師父,但平日里教你些武藝,打好根基,以待明師,卻是行得。”

  羅權聞言大喜,重又起身,拜了三拜,口稱“周老師”。周淳便也坦然受了。于是自這天起,羅權每日早晨起床,便先到周淳家中,練氣凝神,修習內功。

  與羅權同時習煉,還有一個叫趙燕兒的。羅權記得書中也曾記載,后來拜了李元化為師。燕兒為人純樸,倒與羅權十分相得。二人師兄師弟,相處的甚是融洽。如此便過了兩年,羅權年已十六,身形亦已長成,蜂腰猿背,依稀是個少年英俠的模樣。其間輕云曾回家探親兩次,后一次已是自駕飛劍而來,看到羅權,亦十分歡喜。并說他日必為羅權和燕兒尋一位好老師,讓他們一并修成仙道,得享長生。

  燕兒聽了喜不自勝,羅權卻嘿嘿笑著,不做言語。心頭自有盤算。

  

四章 走火入魔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作者:白衣劍神加入書架
這一日羅權自山上打坐調息歸來,半路卻被小袖攔住。小袖這兩年來漸漸長成,出落的如花朵兒一般,儼然已是個妙齡少女,羅權平日里與她言談便十分小心,輕易不肯多言。這日見小袖攔住自己,臉泛紅暈,心中不由奇怪。小袖對他說道:“權哥哥,你且這邊來,我有東西送你。”

  羅權跟著她七拐八繞,到了一處水潭邊上,十分隱秘。小衫臉色紅紅的,從懷中掏出一個香囊,塞在他手里,便轉身跑開了。

  羅權打開香囊,上面隱隱傳來一股少女的幽香。他苦笑一聲,小袖對他頗有情意,他早就知曉。但他這兩年來一心練武,把小袖全當妹妹看待,實無半分男女之私。心想自己也該早些出山去,想必過了數年,她便能慢慢忘卻此事了罷!

  羅權將香囊收起,看看四周,倒覺得這水潭是個風景極好的所在,而且隱在山澗之后,地處十分隱秘。卻是修煉的好場所。便盤膝坐下,打起坐來。

  這兩年來,周淳并不教他習劍,以及其它的兵刃拳法,只是讓他一心一意的修習內功,打好根基。羅權也早有訪仙學道的志向,修習十分刻苦。雖然他此時對武功并不擅長,但修行的根基深厚,已遠遠超過一般的江湖少年。

  他正打坐調息,吞吐著陰陽之氣。忽然聽見不遠處有嘩嘩水聲,心中一震,頓時睜開眼來。

  他坐在一塊大石之下,周圍又有雜草,甚是隱秘,沒有被人發現之虞,放眼看去,卻見在水潭的邊上,有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少婦,正緩步走來。

  那女子身材婀娜,一抹細腰只堪一握,偏生得個圓滾滾的俏臀,身材呈現出一種極為誘人的曲線。這時她站在潭邊,愣了片刻,便伸手去解前襟上的扣子。

  羅權頓時一怔,他前世也是**絡,見慣了美女的人。這一生卻著著實實是處男一名,這兩年他潛心修行,連男女之思都不曾有。這時忽然剛到一位妙齡少婦在自己身前緩緩寬衣,心中一跳,丹田處一股火焰頓時涌了上來。

  羅權的目光移到她的臉上,頓時大驚,怎么是她!

  原來在水潭中洗浴的那女子,竟是小袖的母親段氏。羅權平日里甚少到小袖的家去,雖然曾見過幾次,但并未留神細看,這時見她褪去衣衫,竟有一股妖嬈的媚態。

  段工十四歲嫁人生女,現在不過三十余歲年紀。在這時雖然是早為人母,但換到羅權重生前的那個年代,卻是標準的嬌艷美女。身材像熟透的桃兒一般能夠冒出水來。

  羅權前世之時,對這樣的女子就有獨特的偏愛,這時見到她嫵媚曼妙的身材,想起身上還揣著她女兒的香囊,心中生起一股異樣的刺激感覺,丹田里那股真氣忽然“轟”的一下,如同爆炸一般,向著四肢面骸蔓延開去,一股強烈無比的痛感涌向全身,羅權大吼一聲,頓時暈了過去。

  段氏聽到不遠處居然有人聲,嚇得花容失色。連擦擦身上水跡都顧不得,飛快的穿上衣服,臉燒得通紅,根本不敢回頭,急匆匆的向著來路逃去了。

  羅權這一昏,足足過了七天,才悠悠醒來。只覺得全身上下骨頭像碎裂了一樣,竟無一處不痛。等他睜開眼來,卻看到身邊只有小袖。她伏在羅權的床榻邊上,已經沉沉睡去,小臉上還滿是淚痕。

  羅權呻吟了一聲,勉力抬起手來,說道:“小袖,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  小袖驚喜的道:“權哥哥,你終于醒了!”

  羅權活動了一下身體,發現雖然全身疼痛不已,但經脈并未受到什么創傷,相反內氣修為比起以前更加凝固了。他便翻身躍下地來,說道:“我是怎么回事,昏迷了多久?”

  小袖這時的情緒才慢慢平復下來,“你那日被人發現,昏迷在草叢之中,身體熱的滾燙,我還真以為你又像當年那樣……”

  羅權尷尬的一笑,他這時才想起,他是在水潭邊上調息之時,見到小袖的母親段氏出浴,一時激動,岔了內息。這才暈厥過去。

  小袖說道:“周先生把你救回來,說你只是岔了內氣,沒甚兇險,我這才放心。這兩天村里有事,你父母顧不上你,我便過來看顧著,可算老天保佑,你總算醒了……”

  “村里有事?”羅權心中一驚,他們這些年在這個山村里居住,當真是太平樂土,數十年都沒出過事情。這次不知是什么事情,居然讓父母連兒子都不顧了?

  一提起此事,小袖臉上的淚珠又嘩嘩的流淌下來。哽咽著說道:“那天我母親……”

  “你母親?”羅權的臉上頓時紅了個通透,不是自己那天偷窺之事東窗事發了吧?

  小袖點點頭,“三天前,我母親到山外去買些衣物,回程的途中,不慎路遇強人,被人劫去,我父親還被打傷了,現在還在周先生的家中診治。”

  羅權心中一驚,想起在水潭邊上那個如夢如幻的女子來,心中一熱,說道:“我去看看!”說完拔腳奔了出去。

  當他到了周淳的家中,便聞到一股藥香氣。周淳坐在廳上,邊上是他父親,二人皆有愁容。周淳見他過來,便道:“三日前段家嫂子出門,被人擄去。昨日村里有人出去尋訪,又有數人被強人打傷。我特地出去尋訪,才知道不遠處折梅嶺上,新來了一伙強人。為首是弟兄二人,叫分水犀牛陸虎,和鬧海銀龍白縉的便是。他們四下擄掠,連官府也莫奈之何。我有意趁今夜上山查探虛實,你來的正好,便協助你父親守衛好村里,莫要讓人趁亂得了便宜。”

  羅權聽了此言,心中一熱,說道:“弟子愿隨師父同去!”

  周淳斥道:“你小小年紀,學得甚么本領!那兩人都是江湖上有名的煞星,此地如同龍潭虎穴,你一個小孩子,還是老老實實在家呆著吧!”

  周淳板起臉來,不怒自威,羅權不敢再言,心中卻打著別的念頭。

  待到入夜時分,周淳身穿夜行衣,帶著鋼刀袖箭,以及十二支連環鋼弩,悄然出村去了。過得半個時辰,羅權也悄悄起身。帶著周淳送給他的一柄青鋼劍,跟著周淳后面去了。

  

五章 斬斷前生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作者:白衣劍神加入書架
羅權知道周淳武藝高強,不敢跟的太緊,只是遠遠綴著。過了約莫一個時辰,才遠遠看到折梅嶺。周淳拐到后山,掏出飛爪百煉索,攀巖而上。羅權卻沒他這等本事,只好繞到山前。幸好這邊的守衛并不嚴密,羅權趁著巡哨嘍啰的間隙,悄悄的摸上山去。

  只是他和周淳一前一后,卻是走岔了,到得山上,只見得修著一片雜七雜八的木寨。里面依稀點著燈火,至于被擒的村人在哪里,卻是全然不知。他亂走了一會兒,見到中央有一座大寨,燈火通明,十分熱鬧。心想這多半是賊人頭目所在,便施展輕功,躍了上去,使一個倒掛金鉤,將頭湊在窗戶下面,向里看去。

  只見里面燈火通明,哄笑之聲此起彼伏,在正中的大廳上面,高踞著三個座位,各坐一人,兩邊的兩個面貌兇惡,中間那個卻是面目俊白,眉眼間帶著風流之態,是個極為俊美的男人。

  下面傳來的是一片哭聲,羅權定睛看去,有兩個女子正在大廳內的空地上,倉惶的躲避著,周圍各有七八個賊人,紛紛伸著手,向著她們身上的衣服撕扯,卻又不一下子扯下來,只是讓她們不停的逃避,每跑幾步,就扯下一片來。將身上的衣服扯的一條一條的,大片的肌膚都裸露出來。

  上面的一個大漢大笑道:“張兄弟,還是你這樣的人兒,花樣繁多,玩的眾兄弟們痛快。平時這群笨蛋,只知道脫了褲子猛干,哪有這樣多的趣兒?”

  那姓張的少年端著酒杯,眼睛懶洋洋的向下面瞟著,微笑著說道:“雖然是荒村僻野,這些村婦倒也有些姿色。”

  張姓少年看著不住搖頭,“美人兒都應是放在手里,細心呵護的,你們這樣子,當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  左邊的大漢,正是分水犀牛陸虎,聞言嘿嘿笑道:“這不過是些庸脂俗粉,怎當得張亮兄弟的憐惜。話說前幾日,我兄弟在山外,倒是見了一個有些姿色的。”說完一揮手,下面的弟兄頓時退去,露出好大一片空場來。

  大廳之外,有兩個漢子,拉著一名女子,將她硬生生的拖了進來。另一位寨主白縉吩咐

  張亮看這女子體態妖嬈,頗有姿色,見獵心喜,走下臺來。伸手輕輕的托起她的下頜,說道:“美人兒,你不妨跟了我去,不但保你平安,還有日日享不盡的風流滋味,你看如何?”

  那女子正是前日被擄走的段氏,這幾日受了賊人不少的折磨,早已毫無力氣,聞言哼了一聲,勉力抬頭,“呸”的一口,正吐在張亮臉上。“賊子,你趁早殺了我!”

  張亮猝不及防,臉上被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,頓時大怒。“臭婊子,你敬酒不吃,要吃罰酒,莫怪你家大爺了!”

  白縉嘿嘿笑著:“這婊子第一日來,已經被兄弟啖了她的頭湯,早不是什么貞節烈女。張兄弟不必客氣!”

  羅權在外面看著,直是心急如焚。不斷捏著拳頭,咬碎鋼牙,只恨自己學藝不精,若是自己也是劍仙一流,早就使出飛劍,將這些賊子的人頭誅卻,把段氏救出苦海了。羅權一咬牙,就算自己不敵這三人,現今也顧不得了。緊了緊手中青鋒寶劍,剛想從檐上躍下,便聽得屋后一陣大聲呼喝,有人高呼道:“走水了,眾兄弟速來救火!”

  又有人喊道:“有賊人偷寨了,點子扎手,兄弟們快些來援!”

  羅權心中大喜,看到后面橫七豎八的木寨當中,有一道黑影單手執劍,如蝴蝶穿花一般,在人群中穿梭出入,手中劍一揚,必有一名賊人倒地,知道是師父到了。靈機一動,飛起一腳,將窗戶踢了個大窟窿,喝道:“正道俠客們到了,爾等還不速速就擒!”

  那張亮聽得羅權這一喊,一個激靈,翻身向后一躍,扯過長衫披上,抄起寶劍,一個蜻蜓點水便掠了出去。陸虎與白縉也穿好衣服,拿上兵刃,沖出門去。竟是沒人留意到外面還有羅權窺探。

  羅權見屋內只剩下幾個嘍啰。這才放心,抽出長劍,殺進門去。橫劈豎砍,將那些賊人盡數殺倒。發現另兩個不知從何處劫來的村婦氣息奄奄,已被活活折磨而死,救不得了。忙揮劍斬斷段氏身上的繩索,將她救了下來。

  段氏一見是他,滿臉通紅的別過頭去。羅權忙將自己的外衣解下,披在他身上。段氏閉著眼睛不敢看他,斷斷續續的說道:“你……剛才都看到了?”

  羅權點點頭,“嗯”了一聲,此時此景,他實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

  段氏苦笑了一聲,忽地睜開眼睛,“那天在水潭邊上的,是你吧?”

  “啊?”羅權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。只好尷尬的點了點頭,段氏忽地抓著他手,按在自己前胸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有一事相求,你一定要答應我!”

  羅權點點頭,段氏說道:“我平生只有一女,就是小袖,你一定要幫我照顧她,讓她一輩子平安喜樂,無災無難,你能答應么?”

  羅權聽著她話中,隱隱有不祥之意,這時卻來不及多想,只是點頭:“你放心吧,我對小袖便如親妹子一般。”

  段氏的臉上露出惆悵之色,不知是喜是憂,半晌才道:“有你照顧她,我便放心了。”說完忽地噴出一口鮮血,秀頸歪向一邊。原來她不知何時,已暗暗咬破自己舌尖,自盡身亡了。

  羅權心中大慟,站起身來。這時外面喊殺聲越來越弱,忽的一個黑影掠了進來,一手拉住他胳膊,“快和我走!”羅權一扭頭,才看到是周淳。

  周淳急匆匆的道:“兩名賊子都已被我殺退了,余者都已散去。但他們今夜曾分出一批人手,偷襲你家里去了。快和我走!”他這時才看到段氏的尸體,不禁長嘆一聲:“果然是節婦!”

  羅權心中仍然茫然,他來自后世,對古時的忠孝節義,原來便不深刻。更沒想到段氏受辱之后,居然以死殉節。心中只覺空茫茫的一片,聽到周淳斷喝,這才反應過來。聽說自己家里遭襲,大驚失色,將眾人尸體草草安置了,隨著周淳回去。

  他二人回到村口,便聽到哭喊之聲不絕。羅權一眼見到,村口前的空地之上,橫著數具尸體,自己的父母赫然在列。心中頓時像被重鼓捶了一下,幾乎失去了知覺。

  這時人群中走出一名青衫的少女,正是周淳的女兒輕云。她歉然的向羅權說道:“家師今日心動,算出我家中有變,讓我回來相助,我飛劍趕回,正遇到那伙賊人。本來不堪一擊,無奈其中有兩個賊子,乃是華山烈火祖師的門人,修得五子陰魔劍,甚是厲害。二人聯手,我學藝未精,卻是不敵,讓余者沖入村中,令尊帶領村民抵擋,卻是不幸遇難了。”

  羅權呆呆的站著,心中一片茫然。他雖是穿越而來,但羅經夫妻卻只認他是親子對待,數年下來,感情已是頗深。他也真心當他們是父母一樣,這時卻已陰陽相隔。輕云歉然的安慰,小袖在身邊的哭喊,他全沒聽見。只是默默握緊了手中的寶劍。

  總有一日,我要成就仙道,殺上華山,屠盡烈火一派門人,與我父母報這血海深仇!

  

六章 初識英瓊
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作者:白衣劍神加入書架
時光荏苒,倏忽已過。這一日,已來到康熙即位的第二年。在巫峽之邊,壁立千仞之下,行走著一名少年。他穿著青色外衫,短衣打扮,甚是干凈利落。這人正是前文所表的,那位重生于亂世的少年羅權。

  這時,距離那個腥風血雨的夜晚,已經足有一年零八個月了。那一日,周淳在山寨之中,與幾個強人交手。過招之后,才知道那個長相俊美的少年,卻是在川蜀一帶有名的淫賊,人稱為粉蝴蝶張亮的。他師父便是周淳行走江湖之際結下的大敵,人稱為多臂熊的毛太。當年周淳因在江上為了毛太強暴一個女子,出手相助,兩人結下深仇。后來他拜在五臺派的金身羅漢法元門下,學成一口飛劍,取人首級于十里之外,已是身劍合一,口口聲聲要報前仇。周淳因怕了與劍仙對敵,這才遠走四川。沒想到這日里與他的徒弟相遇。

  周淳出手之時,用自己的招牌劍法,削了張亮的半只耳朵,想他回去必報與毛太知曉,自己女兒雖然拜在劍仙門下,但畢竟為時未久,未必能與多年修煉的毛太匹敵,于是收拾了東西,決定再度避禍。遷至峨嵋后山的一個荒村當中,仍以塾師為業。

  羅權的父母,均死在那一次血戰當中,他喪情絕意,心如死灰,便跟著周淳而去。而周淳的女兒輕云,將小袖帶到黃山,拜在餐霞大師門下照顧。眾村人多的怕死,四散而去,在此持續了近百年的一個宗族,就此風流云散。

  周淳在這村子里,平日深居簡出。每日里除了教授幾個蒙童,便是教導羅權和自己另一個弟子,一個名叫趙燕兒的兩個的武藝。他知自身本事不濟,是故并不以武功劍法相授,只是教授他們吐吶盤坐的基礎,讓他們打下根基,以備日后訪投名師。

  羅權直過了一年,才慢慢將他受傷的心靈平復。他回想前世,記得時日不久,便該如《蜀山》原文所載,李英瓊現身,諸多前輩劍仙紛紛入世,掀起這個大世界中無數的驚濤駭浪。他記得周淳與李寧初逢,大約就在這一年的四月間。于是打從三月開始,他便每日晚間,都順著這條巫峽的棧道,慢慢走去,希望能夠與他們相遇。

  這一日,他又慢慢的從林中踱去。就見到從巫峽溯江而上的有一只小舟。除操舟的船夫外,舟中只有父女二人。那老者年紀約有半百,須發已經全白,只眼中露出一絲寒光,旁邊那少女約只十二三歲,出落得十分美麗。這時候已經暮煙四起,瞑色蒼茫,從那山角邊掛出了一盤明月。那老頭兒忽然高聲說道:“那堪故國回首月明中!如此江山,何時才能返吾家故物啊!”言下凄然,老淚盈頰。

  羅權心中一跳,心道:“是了!”他心中忽地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,他看到了蜀山大幕的徐徐拉開,諸多仙魔妖怪將悉數登場。而他即將投身到這滾滾洪流中去。不知他是會成為一個順應天意的棋子,還是以命抗天之人?

  那老者便是周淳的結義兄長,“齊魯三英”中,人稱通臂神猿的李寧。他身邊那少女,便是《蜀山》后輩弟子中,最為出類拔萃的第一人,書中說她是“三英二云,獨秀英瓊”的李英瓊。這正是李寧從京城南來,父女二人顛沛流離,在江湖上行走十余載,想去川蜀落腳。這日正是月望之日,李寧想及自身,不免哀怨身世,父女二人,正自安慰之際,便見遠遠樹林中,走出一個青衫少年,月光之下,看得分外清楚,越走越近。那人一路走著,一路唱著歌,聲調清越,可裂金石,漸漸離靠船處不遠。

  李寧便想道:“此地多是川湘人的居處,輕易見不著北方人。這人說話,滿嘴京城口吻,想必是我同鄉。不如叫上船來,共敘同鄉之情,也是好的。”便喊道,“良夜明月,風景不可辜負。我這船上有酒有菜,那位老兄,何不下來同飲幾杯?”

  那少年正是羅權,他聽到李寧呼喊,便提身縱氣,施展輕身功夫,一躍而上,雙腳穩穩的釘在船頭,竟沒一絲搖晃。李寧見他的身法,頓露詫異之色。英瓊則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望著他,眼睛里滿是好奇之色。

  羅權向著父女二人一拱手,還沒說話,李寧便急切的道:“我看你的身法,倒與我一個故人相似,敢問這位兄臺,師承何人,這功夫從哪里學到?”

  羅權心中好笑,面色卻不變,拱手說道:“家師姓周,名諱不敢妄稱,這位老先生,敢是與家師相識的么?”

  李寧面色頓變,一把將羅權的手抓住,說道:“我與你師父不是外人,他本是我結義兄弟,我是他大哥人稱‘通臂神猿’叫李寧的便是。你只管帶我去見他,絕不會責怪于你就是了。”

  羅權心道:“我若不帶你去見他,我才要狠狠責怪我自己呢。”當即向著李寧長長一揖,又對英瓊微笑,這才領著父女二人,下船而去。

  到了村中,二人相見,果然大為驚喜,彼此相敘別情,才知道這些年發生了這許多的故事,竟是件件驚心動魄。李寧又夸周淳收了這樣好根骨的兩個弟子,周淳只是謙遜。

  燕兒聽到李寧夸他,十分欣喜,羅權冷眼旁觀,卻見英瓊的臉上有企盼之色,知道這女孩兒性格剛強,向不服人,便說道:“李伯父只顧夸人,我看尊家妹子,骨格品貌,勝過我等不知凡幾,想必已是伯父的衣缽傳人了。”

  李寧嘆道:“她姓子倔強,總叫我教她武藝。我抱定庸人多厚福的主意,又加以這孩子兩眼怒氣太重,學會了武藝,將來必定多事。我的武藝也只中常,天下異人甚多,所學不精,反倒招出殺身之禍。愚兄只此一女,實在放心不下,所以一點也未傳授于她。但愿將來招贅一個讀書種子,送我歸西,于愿足矣。”

  羅權笑道:“話雖如此說,我看李師妹相貌,決不能以丫角終老,且將來再看吧。”英瓊聽到羅權夸贊于她,不禁秀眉軒起,喜形于色。羅權便向著她微微一笑。

  李寧與周淳相逢,又聽他提起,說是在后山尋了一個洞穴。十分幽靜,風景奇秀。便商量兩家一同隱居,只是燕兒尚有老母在堂,不能同往,好生遺憾。只是周淳與羅權,同著李家父女二人,一同前去了。

  周淳將此處一并事宜,盡皆料理了,又一同采買了很多日常事物,四人一同上峨嵋山去。

  到了舍身巖下,周淳縱身一躍,上了身旁一株參天古柏,再由柏樹而上,爬上了山頭。取出帶來的麻繩,將行李什物一一拽了上去。又將麻繩放下,把英瓊也拽了上去。李寧自攜著羅權,一同躍上高山。穿越數個山巖峭壁,這才到得洞口。只見洞門壁上有四個大字,是"漱石棲云"。四人進了山洞,見有四間石室,便分配下來,李寧父女二人,各住一間,周淳與羅權同住。剩余一間較大且光線好的,便為平日里讀書養靜之所。

  再說英瓊,見到不光周淳武藝不凡,燕兒與羅權也均有些身手,又動了習武之念,每日里向她父親求懇。李寧被她煩的不耐,便答應教她練氣凝神的身法。英瓊性子急躁,習此心法之時,竟能按下心性,每日里坐定三個時辰,羅權見了,也不由佩服她毅力過人。

  如此過了數月,英瓊心法已有小成,羅權平日里也將自己所學的輕身之術,說與她聽,二人關系,倒是處的甚好。這一日周淳從山下回來,卻是面露愁容。三人動問,才知道據燕兒所報,原來多臂熊毛太,已經尋到山下,并知道了他的居處。

  周淳將前情說了一遍,又道:“我欲不等他約我,先去尋他,訂下個比武的日子,權作緩兵之計。然后就這個時期中間,前往黃山,尋找餐霞大師相助。“李寧聽了也自點頭,要與周淳一同前去,周淳卻不許,說是英瓊初習武藝,正在進境的時候,不可荒廢,留她一人在山,又有不便,讓李寧留在山中,照顧女兒。李寧擰他不過,只得答應。

  眾人商議妥當,第二日,周淳便帶著羅權,又去山下尋了燕兒,前往成都去了。

  

123456789101112下一頁
掃碼
作者白衣劍神所寫的《重生之大蜀山》為轉載作品,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,UU看書提供重生之大蜀山全文閱讀。
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,而UU看書没有更新,請聯系我們更新,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。
②書友如發现重生之大蜀山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向本站舉報,我們將馬上處理。
③本小說重生之大蜀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。
④如果您對重生之大蜀山作品内容、版權等方麵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,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。
-2